代孕:潜伏地下的婴儿制造流水线 引发伦理争论

admin/2020-07-08

  代孕,这个词正从“婴儿交易”、“肉体买卖”等臭名昭著的名称中解脱出来,出现在电视节目、报纸新闻中,呈现在公众面前。

  在中国,互联网上的搜索数据,表明上百家代孕中介网站的存在。他们大部分有ICP备案,但服务器时常遭到查封;他们称自己为“爱心志愿者”,同时却收取着高额的代孕费;他们一方面辩解他们自己不违法,但选择隐身于网络后面,为自己颇具争议的身份苦苦挣扎。在商业、伦理和法律之间,代孕中介尚处于灰色地带。

  今年3月,广州市白云区计生工作人员在一次对育龄群众的上门访视中,发现了3名传闻中的代孕妈妈,最终怀胎6月的她们被计生人员送到医院实施人工流产。4月,济南逆市火爆的代孕市场也遭到媒体曝光。事件经报道后,反响热烈。有人怒骂“代孕意味着道德的流产”,有人呼吁“伦理最终要从人类的幸福出发”。

  在这场迟来的代孕商业化争论的背后,一条看不见的产业链已经在现实中悄然形成了。

  一切都处于半地下状态

  林青是一个不到30岁的年轻姑娘,一袭黑衣十分时尚,她的脚步和这个城市的女孩一样轻快。走在北京街头,她的注意力会流连在橱窗里漂亮的衣服和鞋子上,身边经过的婴儿车里可爱的孩子,更吸引她欢欣爱怜的目光。

  穿过人群,转进一条小道,走进一座公寓11层的一个房间,林青换成了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——“代孕中介”——给客户介绍有生育能力的女性代理怀孕,从中收取中介费。

  除了家人和男友,林青很少跟别人提起自己的职业,因为“一般的中国人理解不了”。

  办公室正对着电梯过道,通过猫眼可以随时查看外面。房间里面十分简单,不到100平米,办公桌上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和几盆花,这让这里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家。这样的装饰,是林青刻意为之,她并不想让房东知道她租下这个房子的用途。

  4月3日的傍晚,林青坐在她的办公椅上,看上去有点疲惫。她刚刚从一起代孕纠纷的焦头烂额中解脱出来。

  一个客户为代孕妈妈租好了怀孕期间居住的房子,出于信任把租房合同也放在代孕妈妈那儿,第二天代孕妈妈就退掉了房子,并带走一个月的押金。林青在电话里好劝歹劝,最终让那位代孕妈妈退还了钱。“我们不是正式的商业机构,其实她要是不还,我们也毫无办法。”林青说。

  有时候麻烦也来源于客户这边。曾经有一个代孕妈妈打电话来求救,原因是客户提出要和代孕妈妈发生性关系,被拒绝后将她锁在家中,最后林青不得不恳求客户把人放出来。

  从与记者的对话一开始,林青就反复强调,代孕中介这个行当并不违法,因为中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禁止。卫生部两个行政法规——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》和《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》都规定:禁止代孕和买卖精子、卵子、受精卵。但两部法规只是针对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,并没有法律约束力,也无法规范代孕市场。



上一篇:【春季看花】行摄川西 色达 丹巴 四姑娘山 海螺
下一篇:没有了